•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
    “滋味”:傳統書法審美的詩意表達

    文章來源:中國藝術報 作者:嵇紹玉 時間:2020年11月17日 字體:

    書法的審美表達,有一種直觀方式,就是借助自然物象之美來比擬,譬如晉衛恒《四體書勢》里的:“嬌然突出,若龍騰于淵;渺爾下頹,若雨墜于天” 。有一種象征方式,就是用人物品藻加以影射,譬如南朝蕭衍《古今書人優劣評》里的:“柳惲書縱橫廓落,大意不凡,而德體未備。庾肩吾書畏懼收斂,少得自充,觀阮未精,去蕭、蔡遠矣” 。還有一種表達,就是將人的味覺、嗅覺、聽覺和觸覺等感知借以幻用,尤以味覺為彰顯,六朝后就出現“以味論文”“以味論書”現象,譬如南朝袁昂在《古今書評》里言:“殷鈞書如高麗使人,抗浪甚有意氣,滋韻終乏精味。 ”我們姑且將此稱為“詩意表達” 。

    書法植根于傳統文化土壤,蘊含民族特有的生存智慧,功夫天賦相互交織,陽剛陰柔多元風格顯現,點畫呼應避讓辯證關系,計白當黑、計藏當露、計空靈當充實的哲學演繹,以致在審美上讓賞析者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。如果不加以詩意表達,許多審美只會陷入模糊論、神秘論或不可知論。而“味”或“滋味”原本指人們品嘗食物獲得的感覺,后演變為精神活動中享用著事物、事件中的某種基本屬性,不僅含有酸、甜、辣、咸、鮮、香、臭等各種感覺,還含有咀嚼、辨析、品鑒、體會、研磨等多種過程的體驗。其內涵深邃與外延豐贍,正是書法審美“詩意”表達最佳詞匯,它幾乎可以包容書法任何一種思想、理念、觀點和風格特征。

    表達書法“形質”關系

    優秀書法作品均是形質兼備,以形顯質,以質顯神。對此,唐張懷瓘在《書斷》中說:“然述小王尤尚古,宜有豐厚淳樸,稍乏妍華。若溪澗含水,岡巒被雪,雖甚清肅,而寡于風味。 ”他在《文字論》又說:“雖功用多而有聲,終性情少而無象。同乎糟粕,其味可知。不由靈臺,必乏神氣。 ”這其中的“味”依據上下文,就是指有些作品外形尚可,但因缺乏內質而失去神采。形是外觀,質是精神,如果沒有內質,其外形將毫無意義。內質既源于外形,但不決定于外形,功夫再深,沒有足夠素養積淀,內質也會糟糕而乏彩。清傅山在《作字示兒孫》中說:“今所行圣林梁鵠碑,如墼模中物,絕無風味,不知為誰翻撫者,可厭之甚。 ”這其中之“味”則更多強調書法形質關系,不是兩者的簡單相加,而是雙方的有機結合。形是書家內在思想情性有感而發、自然流露,刻意翻印仿效僅能得其形而不能得其質。誠然,內質來之不易,書家不可能毫墨一揮就能表現心中之喜怒哀樂,畢竟書法不是繪畫而是抽象點畫。

    表達書法“氣勢”要求

    “氣勢” ,就是運筆在指力、腕力、臂力等作用下形成的一種慣性,書家只能呼應順從它,向導引處運行,以完成點畫書寫。宋姜夔在《續書譜》中說:“緩以效古,急以出奇;有鋒以耀其精神,無鋒以含其氣味。橫斜曲直,鉤環盤紆,皆以勢為主。 ”唐林蘊在《撥鐙序》里引《翰林禁經》中的話:“吾昔受教于韓吏部,其法曰‘撥鐙’ ,今將授子,子勿妄傳。推、拖、捻、拽是也。訣盡于此,子其旨而味乎! ”這里所說“味” ,根據文中含義正是所指書法之“氣勢” 。他們強調“氣勢”不是一個中性概念,而是傾向于陽剛一類,要求充盈、淋漓、濃厚、雄強;“氣勢”不僅指已經形成的墨跡,更指向必然而尚未形成的墨跡走向;“氣勢”與用筆力量緊密相關,書家所強調的“勁弩筋節”“勁松倒折”“落掛石崖”等要求,說的既是書法氣勢,也是書法力量。

    表達書家“真切”內涵

    書家只有真情實感才可創作出情態萬種、風神踔厲之作品。宋趙構在《翰墨志》中說:“初若食口,喉間少甘則已,末則如食橄欖,真味久愈在也,故尤不忘于心手。 ”明項穆在《書法雅言》中說:“宣尼德性,氣質渾然,中和氣象也。執此以觀人,味此以自學,善書善鑒,具得之矣。 ”清陳介祺在他的《簠齋尺牘》中說:“書畫之愛,今不如昔。以金文拓本為最初,其味為最深厚, 《石鼓》 、秦刻、漢隸古拓次之。 ”他們這里所說“味” ,都述及書家感情問題。其要旨是:一方面,書家情感一時一事之感興與揮發,是他們在生活理解、生命思考等多方面的感受和領悟。一方面,書家情感不是簡單地表現于狂喜或悲傷的神情狀態,而是表現于起伏跌宕、疾緩有致的筆畫運作。情感是書家創作動因的源泉,是書家特定心境,但不是最終表現出來的書法面貌。再一方面,書家情感具有隱藏性、復雜性,書家借作品使自己的心緒情懷得以排遣、凈化,是內心活動的一種表現。這種表現因賞析者不同也會輻射出不同的幽情別緒。

    表達書法“融會”本質

    唐竇蒙在《述書賦語例字格》中說:“百般滋味曰妙” 。項穆在《書法雅言》中說:“書有老少,區別深淺,勢雖異形,理則同體?!^少者,氣體充合,標格雅秀,百般滋味,千種風流是也” ??涤袨樵凇稄V藝舟雙楫》中說:“吾于漢人書酷愛八分,以其在篆、隸之間,樸茂雄逸,古氣未漓。至桓、靈已后,變古已甚,滋味殊薄。 ”他們這里“滋味” ,強調的是書法藝術必須實現多元素融會貫通?!叭跁?,浸漬著傳統哲學、藝術審美智慧;傳統人文精神的最高追求就是天人調諧,突出人與自然、情與景、主體與客體、心源與造化渾然一體、不可分割。就書法藝術來講,更應博采眾收,汲取多種營養,不斷飽滿、豐富、成就自我。魏晉書法就是善于融會典范,彼時各種書體完備成熟,書體間交互影響,大大增強藝術表現力、感染力。審美意識也趨于獨立完善,在創作中自覺地寓性情、襟度、風格于其中,強調創作堅持情理統一,崇尚剛柔相濟、骨豐肉潤。為反對軟媚無力的書風,書家還有意識引入“骨”“力”等審美風格,以突出“陽剛”“陰柔”互補與融會。當然,這種“融會”和而不同,既有融會性也有獨立性,同中有異,異中有同,這才是“融會”的本質內涵。

    表達書法“悟道”要旨

    “味”同樣可以表達書法的“悟道”境界,張懷瓘在《評書藥石論》中說:“故大巧若拙,明道若昧,泛覽則混于愚智,研味則駭于心神,百靈儼其如前,萬象森其在矚。 ”又說:“帝者務遵賢貴道,亦有邀虛譽以自飾,聲實相半,足稱賢君。知道味者,樂在其中矣。 ”康有為在他的《廣藝舟雙楫》中說:“臨寫既多,變化無盡,方圓操縱,融冶自成體裁,韻味必可絕俗,學者固可自得之也。 ”這其中“研味”“道味”“韻味”強調書法必須“體道”“悟道” ?!暗馈笔菚▽徝赖暮诵姆懂?,它價值指向雖繁復深奧,但卻合乎天地運行規律和事物變化特點,順其自然,適其所適,不為物役,不為事拘,從而實現人的精神自由。為此,書家要以澄凈空明的心境,體味宇宙生生不息、周而復始之大道;體味事物運動不止、對立互化之至理,以自然大化神變幽微,陶冶錘煉自身心靈,解脫一切外在束縛,縱肆逍遙,無有功利,這樣才能將心胸萬象轉化為筆墨風生云起、活色生香之頁面。


    [添加收藏] [打印文章] [關閉窗口]
    分享到: 更多

    相關文章

      沒有關鍵字相關信息!
    月经推迟跟怀孕的区别